香梍與歸主,與主同行

魏一恆長老

2010年風雲際會有幾位從中國來的年輕人來參加中華歸主教會夏季成 人主日學(舊約撒母耳記班),其中有房地產經紀人,有剛剛拿到學位 來找工作的,也有在研究所唸書的學生,包括神學生在內。大家在成人 主日學裡彼此認識, 在 神的話語中互相學習,在課程學習結束之後就 有意成立一個小組繼續聚會。第一次借用基督工人神學院的場地,有十 多個人參加,基督徒與慕道友大約各半。很自然的,大家開始討論應該 給這個團契取什麼名字。由於參加者多半單身,有人用聖經裡的皂莢木 來代表女孩子,因為皂莢木是會幕,祭壇和會幕內的家具;又用香柏木 來代表男孩子,因為香柏木是建造聖殿、包括棟樑的材料;二者加起來 就成了香 梍團契。也有人覺得這樣的名字似乎太特別了,但是這個名字 很貼切的表達了團契的性質,也不會有人忘記,於是香 梍團契就這樣產 生了!

這幾年下來,在香 梍團契裡有不少感恩的事。例如從開始聚會,我們就 希望能找到合適的地方舉辦退休會,主立刻為我們預備太浩湖的一個度 假別墅,十六位弟兄姐妹在大雪紛飛的美景裡一齊分享 神的恩典和話 語。2012年有十幾位從紐約Syracuse University畢業的的同學們來到這裡 尋找工作,其中有一位女同學很意外的在社區的游泳池淹死了,一位美 國牧師把他們和我們教會遷上線,開始與香 梍團契有了接觸幫助處理後 事,也在這一群同學找工作的時間裡與他們同行,後來裡面有兩位同學 受洗。

年輕人在求學、找工作期間,不斷的在變化,香 梍的契友有好幾位已經 結婚,甚至有了孩子。也有好些人離開,有的回國,有的到別州工作, 有從慕道受洗信主的,也有信主參與服事的,有從國內來讀書又回國 的,流動性相當大。許多年輕人不論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選擇,或追求認 識 神的過程中都需要 神的引導,過去四年在許多香梍年輕契友靈命成 長很關鍵的一段時間, 神一路引領經過高山低谷,認識 祂、經歷 祂、 事奉祂,靠著主的恩典和許多同工的努力,弟兄姐妹能在 神的家享受 愛與溫暖,彼此勉勵,同心天路,也領人歸主。盼望香 梍團契繼續成長 茁壯,引人來到 神的面前成為香柏木和皂莢木.

「神能照著運行在我們心裡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,超過我們所 求所想的。但願他在教會中,並在基督耶穌裡,得著榮耀,直到世世代 代,永永遠遠。阿們!」(以弗所3: 20-21)

xiang2 xiang1 xiang3

在「香梍团契」的歲月点滴

翟斯萌

我来到美国两年了。还记得来美国之前在家中搜索San Jose 附近教会 时的情景。后来颜新恩向我推荐Stanford的学生团契,于是在网上搜 索,看到了中华归主教会的网站。

来到美国的第一个周末我就来到了中华归主的团契,和Crossroads的 弟弟妹妹们玩的很开心。后来我转为参加年龄更为相仿的「香梍团契」 。 Mary、魏长老、Bruce、Cindy和启文都特别的热情。想起来心里 真觉得温暖。

两年的学习和工作,时间过得真的好快。在团契里的弟兄姊妹很多都成 了能够彼此分担彼此包容同走天路的伙伴,这都是 神的恩典!

还 记得在团契第一次见到宇霖,他好像迟到了而且一进来就碰倒了一把 椅子,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很好笑。每次和宇霖讨论有关信仰、圣经都很 有意思,他的思想真是活 跃,还有大家一起为工作上的挑战祷告。看到 宇霖受洗,对神越来越信靠,自己对神的信心也得到很大的激励。还有 一次雨田把胳膊摔坏了,他说疼得他一宿没睡, 把正本诗篇反复听了几 遍。第二天主日,我们大家硬把他拉到医院照片子治疗,还好没骨折, 只是小的骨裂。很多时候尤其我们这些初来美国读书工作的年轻人,教 会团契真的像一个家,因着耶稣基督的缘故,让我们这些自私自利惯的 孩子学着如何去关怀人、包容人、原谅人、爱人。教会团契就是这样一 个家让我们可以一遍又 一遍的体会和努力行出耶稣所教导我们的那最大 的诫命和他留给我们的那伟大的使命。 因为我们是这样年轻的团契,流动性就很大,尤其刚毕业, 面临很多 的选择和不确定因素。每当团契有人要搬走或是回国,总是有些令人伤 感,但相信相聚和离别都有神的祝福。记得Mary在一次分享中说到, 香梍团契好 像运动场上的跑道,我们都在上面跑,每个人会跑多久都不 知道,也许下一个弯道处就会有离别,也许再下一个弯道处有人就会踏 上人生新的旅途。所以我们应该更 加珍惜神把我们放在一起的时间,竭 力为祂奔跑,完成祂要让我们学习到的功课,因为“神向我们所怀的意 念甚多”(诗篇40:5),“他的意念善良纯全可以喜悦”(罗马12:2)

愿神祝福祂自己的教会,愿在我们里面开始了美善工作的那一位,将会 完成这工作,直到基督耶稣的日子。

感谢主

主日献诗